【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13集感想之这颗洋葱我吃了TT + 剩余伏线总整理

这篇文章是我挣扎了好久才终于决定写出来的。

如果要写感想文,就势必要把第13集的一些片段再看一次。而最后五分钟就像是一个漫长的行刑过程,每看一次,我的心都会再次被割开、淌血。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迟早要拔剑,但我绝对没有想到会在第13集,更没有预料自己会伤心到这个地步。

1. 「遇到妳的这一生——是奖赏。」

 图片 第1张

金信以鬼怪身份重生时,神曾经这么对他说过:「你会孑然一身,永生不灭,亲眼目睹心爱之人死去,如此你便不会忘记任何死亡。这既是我赐予你的奖赏,亦是给予你的惩罚。」

而虽然金信获得了几乎接近神的能力,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不愁衣食,身边还有忠心耿耿的仆人——但这个不灭的人生对他而言却终究是一种折磨。刚成为鬼怪的第一天、亲手杀掉奸臣的一刻、又或是头十年、甚至头一百年,或许他还会为这意外得来的「人生」感到喜悦。可最终他却明白到:所有他爱的人、爱他的人都会离他而去。九百年的时间里,看着刘氏一族来了又去,看着如蜉蝣般出生、死亡却能够体味到人生之宝贵的人类,看着世上种种微小的幸福,看着这一切一切——却只有自己怀抱着痛苦的回忆永恒不变地存在着。对他而言,这九百年的时光不是生活,而只是生存。

因此他说:「偶尔觉得这种生活是赏赐,但其实我的生活是一种惩罚。每个人的死亡,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持续不断地尝试拔剑,活着的每一天就是为了寻找那个能够令他解脱的新娘。为了求死,他甚至尝试哀求自己最鄙夷的神。他求死的决心,不容置疑。

然后恩倬出现了。

一开始只是是欣喜于新娘终于出现——这代表他终于可以把那等同于诅咒的剑拔去、得到安息了。怀抱着不纯的目的,他默默观察起这个十九岁的小女孩,希望确认她是否就是那个神谕中的「鬼怪新娘」。可是奇怪地,每被她多召唤一次,每多见她一面,每跟她多说一句话,那坚定求死的心就会一点点被动摇。

「与妳在一起的所有时光都很耀眼。因为天气好。因为天气不好。因为天气刚刚好。所有日子都很美好。」

「人类的寿命不过百年。令我想回头再看一次的,是这不灭的人生,还是妳的脸庞呢?啊,好像是妳的脸没错。」

(我明明是想死的,也是必须死的,可为甚么妳的脸庞总是让我驻足不前、徘徊在这个已没有任何事物值得眷恋的世界呢?啊,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吗——原来妳就是我的眷恋。)

作为人类跳动的心早已在那烈日当空的正午、伴随着从剑柄上「滴答滴答」滑下的血液而停顿。可是那丫头的一颦一笑却牵动着早已死去的心,「咚咚」、「咚咚」的声音取代了「滴答滴答」的哀鸣,甚至连正午的阳光也变得不再那么讨厌。

「再多瞒妳一天。就这样再多瞒妳一百年。就这样生活了百年后的某一天、天气正好的某一天,妳是我的初恋——希望能像这样向妳告白。我祈求上天允许。」

「我害怕。好害怕。所以希望妳一直说需要我、希望妳要求我做到那件事。那像许可一样的借口——如果能有就好了。如果我能以这个借口继续活下去就好了——和妳一起。」

(我曾经如此强烈地祈求死亡来临,我曾经以为世上已经没有甚么东西是抛不下的了。但我错了。那时我还未遇上妳。如果神真能听到我的祷告的话……求求祢,再多一天也好,让我留在她身边吧。求求祢,再多一天也好,让我陪伴她吧。求求祢,再多一天也好,不要夺走这份幸福、不要……让她哭。)

一直认定是惩罚的这一生,因为恩倬的出现而有了意义。即使只是数个月的幸福时光,即使在这之前他受了九百年的苦,但对金信来说,这一生——值得。

 图片 第2张

因此灰飞烟灭之前,他这样说了:「遇到妳的这一生——是奖赏。」

不是惩罚,是奖赏。

神明明如此残酷、自私、唯我独尊,但这一刻我也不恨祂了。因为祂让我遇上了妳。遇上妳的人生又怎么可能是惩罚呢?又怎么可能是不幸呢?

我会向神祈求的,祈求祂让我化成雨、化成初雪,回来看妳。我会不断祈求的。

谢谢妳。

出现在我身边,谢谢妳。

2. 「我也……爱妳。」

 图片 第3张

「我爱你」是恩倬经常挂在口边的一句话。无论是最一开始在加拿大如同戏言般说出,后来为了不被赶走而撒娇,还是垂死之际终于认清自己心意的告白——恩倬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情感与爱。

相反,金信却是比起言语,更倾向以行动表达感情的人。一直到死别之前,金信都没有对恩倬说过那三个字。这一部分是因为他的性格,另一部分是因为他本身就来自较现代含蓄内敛的高丽。

因此,对于恩倬直接的告白,他总是回以一句:「我也是(나도)。」

在雪山的时候是这样。

 图片 第4张

「我需要你。做到那件事吧。我爱你。」恩倬的呼喊让金信顺利找到她的位置,把恩倬从死神手中解救出来。

明白了恩倬的心意,他从背后轻轻抱住了她。

「我也是。」

「甚么?」

「不知道就算了。」

「我都知道呢。」

「知道就更好。」

在恩倬紧抱着他诉说自己的思念时也是这样。

 图片 第5张

「我好想你。」

「我也是。」

为了不让恩倬伤心,金信选择隐瞒拔剑的事实,决定多瞒一天是一天;为了恩倬平安无事,金信不惜与神作对,干预一整架巴士的人的生死;为了令恩倬安心,金信要她分八十年还款,表明了不会再离开她……金信的每一个举动都在疯狂吶喊着:「我爱妳」、「我爱妳」、「我爱妳」,可他总是习惯性地以「我也是」来响应她的爱。

但这次不能再这样了。

他心里明白,这次不说,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

至少在消失之前,他要让他的新娘知道——她是被如此强烈地爱着。

他要让他的新娘知道——「那件事」,他已经做到了。

他要留给她一个笑容,他要让他的新娘知道——因为她的存在,这人生的最后数个月,他过得很幸福。

 图片 第6张

「大叔,我爱你。我爱你。」

「我也……爱妳。那件事……已经做到了。」

呜,所以说写这篇感想文很痛苦。边写就会边想到金信和恩倬的心情,然后快要愈合的伤口又再被人硬生生挖开来。

为了冷静一下,来整理一下客观的东西好了。只剩下最后三集,理所当然地,大部分的悬念都已经解开了——但依然有几条埋得很深的伏线有待解答。

九大伏线

1. 三胞胎奶奶的最后一位:为Sunny算命的神婆提过她还有两位三胞胎姊妹,其中一位我们已经见过了,就是之前常常跟在恩倬身边的老奶奶鬼。完成让家人中彩票的心愿后,她就安心地投胎去了。问题是,三胞胎的最后一位是谁?她又会起甚么作用?

2. 掌风小孩的身份:累计出场三次,和恩倬有着奇妙姻缘的小男孩。小男孩知道恩倬是鬼怪新娘后,说「只会告诉奶奶」。小男孩究竟是谁?他口中的奶奶又是谁?

3. 加拿大的信:恩倬在加拿大时曾独自寄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收件者、是否已经送达等问题均属未知。

4. 恩倬的29岁:现在发生的一切是否正一步步把未来导向金信预知的方向?恩倬的29岁真的会没有丝毫改变吗?她会失忆吗?她口中的「代表」又是谁?

5. 刘会长的信:刘会长过世前最后留给金秘书的话是:「如果有一天,一位姓金名信的人来找你要回他的东西,那就给他吧。我所留下的一切,都属于那位。步雨中而来、踏青焰而去的那位,就是金信没错。」为甚么刘会长会知道金信有一天会步雨中而来、踏青焰而去?是单纯的猜测还是预言?莫非刘会长临终之际也像德华一样「神上身」?

6. 后辈使者的身份:租住三神奶奶的屋塔房的后辈使者会否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身份?以他的出场频繁度来说,没点故事好像说不过去喔。

7. 女使者:奸臣已被解决,前世作为他手下的女使者还会兴风作浪吗?

8. 恩倬的父亲:这个可能是梗也可能不是。恩倬的父亲在恩倬母亲口中是个跟神一样——自私、善妒、唯我独尊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连是生是死亦无从得知的恩倬父亲,有可能是一条伏线吗?

9. 所谓「归于无」:大家最关心的一点——就是所谓「归于无」究竟代表甚么。不过这一点,我相信下一集(第14集)就会有分晓了喔。

最后,来预测一下第14集的内容好了。

我觉得金信应该会一直神隐到最后五至十分钟才出现。虽然自己也是很想很想见到鬼怪大叔,但才刚经历完一场撕心裂肺的离别,如果下一集开场不到十分钟,金信又生龙活虎地出现,也实是突兀……所以我想,下一集的主要内容,大概就是描写恩倬怎样去面对一个没有金信的世界吧。而使者(失去了最要好的朋友)和Sunny(失去了难得找回来的哥哥)虽然伤心,但因为有恩倬在,所以不得不先振作起来,共同照顾这再一次痛失挚爱的小女孩。相信这也会成为使者和Sunny的突破口吧。虽然两人都明白人鬼殊途、虽然两人都知道分手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前世的依恋、今生的纠缠,又岂是说断就断?

我有想过,第14集里可能会出现大幅度的时间跳跃,譬如说,后段开始会直接跳到恩倬已经29岁并成为电台PD的时间段。但恩倬是否真的会如金信所预见般失去记忆?还是有其他变量?而如果恩倬最后真的忘记了金信的话,我相信是因为她主动要求使者抹去她的记忆。使者是决不会主动这样做的——如果说世界上谁最明白内心空荡荡、有甚么东西想不起来的痛苦的话——那肯定非使者莫属了。三百年前,为了逃避罪疚感和痛苦,他选择喝下茶、遗忘一切,却也因此连最宝贵的记忆都一并失去了。如非恩倬苦苦哀求,我相信使者决计不忍心把金信从恩倬的脑海中完全抹去——因为他明白金信对恩倬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存在。没有了金信,恩倬也就不完整了——纵使失去记忆的她或许已经记不起来了。

最后的最后,想说一句:《鬼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集是令我失望的。希望最后三集能够好好收尾,然后给我一个圆满的结局吧。(金编拜托了TT)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