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shua)我

 图片 第1张

 

不知道是社会变了,还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原因,现代人提到人际关系,都一片茫然。什么“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当我是傻瓜”“你是我最好的闺蜜,没想到上了我男朋友的床”还有什么“我最爱的人,伤我最深”等等。

仿佛每个人都对身边的关系苦大仇深,恨不得远离人类,清心寡欲地隐居深山。可是,现实却是,不得不每天挣扎于这种关系中,无法自已。

 图片 第2张

一个偶然,听某同学说,当年和我十分要好的小学同学在县城里开了一家空调专卖店,就加了他的微信。和大部分的久别重“联”的同学一样,热热乎乎地叙了下旧,然后就继续各自的工作生活。

后来回去探亲,就去了一个开饭店的同学那里吃饭,我请客,也邀请了那位卖空调的小学同学X。吃饭的时候,另一个同学给X出主意,“那边有个政府办公区,房子已经建好,正在装修,你找找谁谁,把空调卖进去……”

X说,“没用,以前某某区域时,我找过他,没下文了。”“给出点血,不然,别人凭什么帮你?”“我出血了,到时帮不成呢?”X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已经成大叔的X,胡子拉碴的,竟然还保持着少年时的单纯。

 图片 第3张

后来,父亲将小院子的门楼那里扩建了一间卧室,想着支持老同学的业务一下,就从他的店里订了一台1999元的某某品牌的空调。 之后,让X挑了一个时间送货上门安装。在那之前,我给父母买的家电全部是在大牌电商那里完成的,上门安装调试,每一次,父亲都很满意。

当天晚上,我给父亲打电话问空调的制冷情况时,父亲说,还没有试机,他还要到街上去买个电插板,我很奇怪,“不是留有空调专用电源吗?”

父亲说,“线长度不够。”

因为我不在现场,也不了解什么情况。事情就暂告了一段落。

 图片 第4张

没有多久,X在微信上问我在不在。我回复在。他给我打了一段文字:现在想多代理一个空调品牌,问你借些钱。

我第一反应是借,因为想起了小时候形影不离的感情;第二反应是不借,想起了上次吃饭时,同学帮他出主意时,他的反应。“舍得舍得”一个商人如果不解读好这个词,在我看来,肯定不是一个合适的商人。

我最终拒绝了他,以自己的房子正在装修为由。虽然我更想告诉他,做生意,借钱借银行,实在不行,就跟你同城的亲友借,你赚了钱,首先供养的也是他们。我想,这个道理他未必懂,但我选择了不说。不借钱,自然就没有资格教育别人。

 图片 第5张

过年的时候回家,第一次看到了老同学给安装的空调。那一刻,真是想甩他两巴掌的心情都有了。

房间是长方型,3米深,4四宽。在进门的右手边是北面墙,上方是空调位,但是空调并没有安装在这里,而是安装在西墙上,这样一来,原来的空调专用插座就完全失去了作用。现在西墙上长长地挂了一根电源线,通往另一个插座,非常碍眼。而且,空调开起来的时候,直接对着门吹。而不是原来规划的床尾。

我问父亲为什么不装在原来设计的位置,父亲说,“X说装这面墙,打孔麻烦一点,放西墙省事,直接放到二楼平台就可以了……”

我算了服了这样的以服务为主的商人了。只图自己方便,不考虑客户的使用体验,还让我70岁的老父亲自己上街买电源插板……我对于这样的商人,这样的同学,我只送两个字:呵呵。

 

 图片 第6张

大概十年前,在广州工作,在准备换手机的时候,看到一个朋友用的手机不错,就问他在哪儿买的。他说他有个朋友在华强北做手机生意。于是,拿了对方的电话,打电话,确定是是正版手机,然后汇款,然后坐等收机。

结果悲催喽,收到的是个山寨机,根本不是正版的摩托罗拉。10年前的1200块,相当于现在的三四千块吧,于是,就找到了位于广州西关的一个他们的销售点,想去换个机子。结果对方对有刮花为由,拒绝换机,如果要换机,要加600块钱。看着我那个朋友在电话里和他争执,我实在过意不去了,像这种故意坑朋友的人,真是垃圾中的战斗机。

大概两三年后,从去维修手机的维修员那里得知,那个战斗机因为侵权,被三星告上了法庭,最终送进了监狱,我只能说这是他最好的归宿。

而我和那个朋友的关系,并没有受这个事件的影响,友情比十年前还要深厚。他一直有些歉意,我说关你啥事啊,是那人不配做你的朋友,你好心帮他介绍生意,他却如此不厚道。

朋友哈哈大笑,说,不提他了,不是已经得了报应了嘛!

 

看到网上有人发贴称,不做熟人的生意,不买熟人的东西。

这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图片 第7张

李玉,关注情感、职场、人生。有多年编辑记者职业生涯,丰富人生体验。作品散见于《爱人》《家庭》《人之初》《恋爱婚姻家庭》《爱情婚姻家庭》《人生与伴侣》《女报》等杂志。

个人文集《男人到底有多坏》即将面市。

 

 图片 第8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