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这封遗书好心疼

 图片 第1张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了,我依然忘不掉当初薛荣华给我讲这件事情时,我哭得不能自制的场景。我一直惭愧于自己的讲述能力,因为,我也曾试着将这个故事讲给别人,但再也没有人跟我一样,泪流满面。

薛荣华说,“你感动,是因为你认识他,每个人的身边都有这样的感动,对于陌生人的故事,我们总是不太相信。”

我想了很久,只得承认,也许是的。

 

 图片 第2张

 

那年,我在徐州矿务局下属的一家单位工作。

9月的时候,单位新分进来一个盐城的下井工人,叫大正。大正黑黑的,笑起来,牙齿很白。听他介绍的时候,知道他刚刚从部队转业不久,接替他父亲的班,来煤矿上班了。

大正很能干,总是自告奋勇挑最艰苦的岗位,虽然岗位津贴高出很多,但是工作又苦又累,而且安全系数也低,同事们正好落个轻快,都由着他的申请去做。在大家看来,毕竟钱是赚不完的。大正经常加班,有同事要请假什么的,他也主动提出代班。

渐渐的,大家都知道三班有个财迷叫大正,一天到晚就知道挣钱。

 图片 第3张

 

大正真正一举成名的,是2个多月后的一天。

他晕倒在了换衣箱旁边了。

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重度昏迷。在医护人员的抢救下,终于醒了过来。

第二天,他远在盐城的妻儿来到了徐州矿务局医院。

他一脸愧疚地对妻子说,“这下辛苦你了……”他的妻子看到原本壮实的丈夫现在变得又黑又瘦,心疼不已。

她给他打饭,他将最好的肉挑出来,夹到妻儿碗里;她要给他刷牙,他要自己来,他说,“我还能动,如果我不能动了,就不用刷牙了,别麻烦……”

 

 图片 第4张

 

几天后,肝硬化晚期的大正仓促离世,留下了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

悲痛欲绝的妻子,安葬完丈夫之后,去大正生前的宿舍收拾遗物。

在大正的私人抽屉里,妻子看到了大志的遗书。

我最对不起的妻: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你嫁给我这些年,一天好日子也没有过过。我一直想着到了煤矿之后,多赚点钱,把你和孩子们接到这边来生活,你做家庭主妇,孩子在这边读书……但谁知道在我入职没多久,就发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我很绝望,可是,这又是没有办法的事,原谅我。

你还年轻,我走之后,你就找一个好人嫁了吧!如果别人不介意,你就把孩子带上;如果别人介绍,就把孩子留给我父母吧,我父母是明事理的人,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我这两个月加班加点上班,可能会有几千块钱,我欠你一个金戒指,我希望你能代我完成这个愧欠——自己买个戴上。

我的衣柜里有一件军大衣,是我一次都没有穿过的,如果你不嫌弃,送给你当陪嫁吧!

 

 图片 第5张

 

这不是电影里的情节,也不是小说中的编排。主人公是我身边的同事,是我一起吃过饭,一起聊过天,一起光着身子洗过澡的兄弟。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悲伤的遗书。

我一直感动于他在得知自己得了绝症后还能奋不顾身地为家人赚钱的动力。

我也一直在想,70多个日日夜夜,他究竟是怎么样的心情?在写那封遗书的时候,他是否痛哭失声?

很多人问过我,什么是爱。

我想,这是一种。

 图片 第6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