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欢案里缺失人性的温度

 图片 第1张

我是在去江西婺源的路上第一次看到于欢案的新闻的。当时的愤怒已经是随时可以砍上那个恶棍(已死杜某)两刀——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青年人,如何能面对一位母亲且当着那母亲的儿子的面做出那样的行为?

于欢的出手,我想,这是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儿应有的动作——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男人这样羞辱自己的母亲。

于欢只有22岁,年轻得不谙世事,若换一个成熟的,更有血性的,估计当场就剁了他,岂容他活着走出案发现场?

后有新闻报道称,杜某自己驾车去医院就医,在医院门口还因停车和他人发生争吵,可见此人平时是有多嚣张霸道。

还有报道称,杜某还有命案在身——撞死女生逃逸。也许, 正是因为他身负命案却自喜于大难不死才如此厚胆吧!

杜某的狂妄及下流作为,无疑是事件的导火索——如果他不那么作,于欢不至于拿刀杀人。

 图片 第2张

其实,于欢是可以不杀掉恶人的。如果那些到场的警察有所作为的话。

遗憾的是,那些警察和平时大家在网上的各类亲历中一样。不痛不痒地丢下一句“要账可以,不要打人。”这明明就是一句废话啊!作为维护社会安全的公职人员,遇到这样的事件,第一时间不是该先解救出被控制的人员吗?如果他们带走于欢母子,或者只是就地有效隔离,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于欢挥刀杀人。

好多时候,“报警无用”已是公识。报警、登记、笔录……然后就止于笔录,好多事件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了。

作为本次事件中唯一的死者——杜某,死后仍被无数人吐口水!然而,这怪不得别人。除了他自己之外,如果要怪,就只有找那天到场的警察们算账了!是他们的不作为,才让你的嚣张有机会继续,最终才落得“死有余辜”的下场。

警察的不作为,是本事件中的第二次人性缺失——面对被控制的母子,到场的警察怎么能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要账可以,不要打人”就离开?他们的不作为无疑是又加大了杜某一行的嚣张气焰。

 图片 第3张

事件引发关注的,不是以上的情节,却是因为山东某院的审判结果——判决于欢无期。这简单是在挑战人们关于道德人伦的底线了。

于是,涌现了各种各样的对判决者狠毒的咒骂——那也许是网民们,对黑暗势力最无奈的抗争了。

我想问问法官:如果有男人拿着JJ在你母亲的脸上蹭,你是否会有更好的更理性的解决方式?如果有,你就不是你母亲生养的;如果没有,你又如何能做出这样的宣判?

杀人偿命,这是古话,不是宣判标准。如果只是简单的杀人偿命,还用得着你这法官宣判吗?你的专业体现在法律领域,还需要参考人性伦理。

 图片 第4张

在美国发生过这样一起案件:一男子在自家门口,看到自己的太太跟另一个男人在车里做爱。他太太看到丈夫后,说自己是遭遇强奸。于是,这个丈夫拿出手枪,打死了另一个男子。真相是:被打死的男子和他太太是情人关系。在调查出直相之后,美法院给出的判决是男子无罪,而他的太太却因谋杀罪被提起公诉。

还有一个案件,对于欢案同样有借鉴意义。

一个母亲带着17岁的儿子和她的男友同居。该男友后来患有狂躁症类的精神疾病,经常暴打这个母亲。这天晚上,母亲要求这个男友搬离自己的住所。结果,这个要求引发了男友的疯狂报复。

一旁的儿子亲眼目睹了母亲被打,从母亲的包里拿出了手枪,打死了那个母亲的男友。经过多轮的调查审理,最终17岁的儿子被宣判无罪。理由是——在暴力面前,他有义务保护自己的母亲。

健康的法律,一定是坚持正义且考虑到人性的。它不是1+1=2那样强硬冰冷,一定有着人性的温度。

 图片 第5张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但普通民众总是因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孙志刚为收容制度的终结付出年仅23岁的生命,22岁的于欢杀人,是否能终结黑社会称霸一方的历史?能否让高利贷彻底成为过去?是否能让“金融机构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不再是一句空话?

当一个实体企业遇到资金问题却不得已求助于高利贷的时候,这就说明金融制度已经出现了问题。而这种问题,已经普遍存在。金融机构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这种共识,让做实业的人,很悲凉。

也有调查表明于欢妈妈涉嫌各种骗贷,这是经济行为,那些被她骗到的金融机构自己也有责任。那些银行领导,没得好处能那样借给她千万?百万?如果她因为经济犯罪而被判以极刑,估计民众也会说她是罪有应得。

我这里只说的是人性。

即使于欢她妈妈恶贯满盈,也不该承受那样的羞辱。是一个失意的企业家,是一个欠债人,但她更是一个女人,一位母亲。

 

 图片 第6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