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人生要慈母,也要严父

 图片 第1张

 

昨天在深圳市文学协会红树文学社的迎新年会的舞台上,我和两个美女伙伴联袂表演了一出短剧《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

剧情是这样的:8岁的儿子写出了他的第一首诗,获得了他母亲的夸奖和鼓励,说,这真是一首精彩的诗!儿子因此沾沾自喜;进而期待下班归来的父亲给他更多的赞美。然而,盼来的父亲却给他一句棒喝——“这首诗,糟糕透了!

母亲认为应该给儿子更多的鼓励,而父亲认为这世上垃圾的诗歌已经太多。于是,他们争执了起来……

本来满怀喜悦的儿子,因为父母的争执而哭着离开舞台。

不一会儿,争执的父母不欢而散。那个儿子走上舞台,心平气和地讲述:在母亲的夸奖和鼓励中,我坚持写作;同时,在父亲的严厉要求下,不断修正。多年后,我已经出版了多部诗集。这时候,再拿过自己的第一首诗,才发现,父亲说得没错,那真的是一首很糟糕的诗。”

我和女主角(可君饰演的妈妈)走上舞台,可君说,孩子需要夸奖也需要鼓励,同时,也需要提出不足,这样孩子才能提高和进步。”

我也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夸奖和鼓励固然重要,如果想走得更远,做得更好,严父的意见也很重要。

 

 

 图片 第2张

 

在当今的社会,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也只有那个不解风情或者是情商偏低的父亲才会直言你的不足。

那天在等电梯,身边的男孩对他的父母说,你们总是挑剔我,说我这不足,那不足,为什么别人都说我很好?

我挑剔你,提醒你,那是因为你是我儿子,如果是别人的孩子,你站得直不直,关我什么事呢?于我来讲,最多是将来看到一个驼背的陌生人。而你,我希望你有挺拔的未来!

一语中的。说别人家孩子的不足,只会令人生厌。每个父母看自己的孩子都是人间精灵,精灵是没有不足的。但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身边的形形色色的各种各样的孩子。

我亲眼见过一个邻居,当着另一对邻居的面说,你家孩子很棒啦!对孩子别要求太高了,考分不重要,上学也不是唯一的出路……”就在一转身的楼梯间,我又听到他训斥自己的儿子,你这次再考不到前十,别想要一分零花钱!

现实中,说好听的,已经成为一种礼貌。虽然明知有诈,却又乐此不疲。

 

 图片 第3张

 

 

作为一个生活在写字圈的人,对捧杀一词,真正是司空见惯。明明是很滥的作品,却要写出一堆泛滥的赞美之辞。这在我看来,这不是礼貌,这是捧杀——捧着捧着,就把你杀了。

因为这么多的赞美,很容易让你迷失方向,认为自己写得真的很好。不仅仅令你会像舞台剧中的儿子那样沾沾自喜,更会因此产生很多骄傲情绪。在自满的情绪里,是无法再写出好的作品的。

刚刚给杂志投稿那会儿,我也常常为自己刚出炉的豆腐块沾沾自喜。会忍不住发给关系不错的文友看,他们有的会说,不错,有创意!”“挺好的,写得很真实。”也有的说,“哇,太棒了!”这些话,确实带给我一时的快感,但一段时日过后,我才发现,这么长时间以来,写出的大多是垃圾作品——就连一般的地市级报刊都发表不了!

这时,文友向军跟我说,你在写一篇稿子之前,要想着是给《知音》、《家庭》这样的大刊写的,而不是直接就给那些地方小报刊。你多看看那些大刊的文章吧!

就这么一句话,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再写作的时候,就把目标定高一些。这样即使大刊发表不了,投稿到地方小报刊已经是可以随便发表了。直到后来,我真的写出来能在《知音》《家庭》发表的文章。

所以,请珍惜给你讲真话的朋友。

 

 

 图片 第4张

 

在生活中,也难免会有朋友发文章给自己指导一下,说指导,其实是客气的说话,在我看来,充其量就是提提意见。

对于比较熟悉的朋友,我会坦陈自己的意见——不是好或者不好,而是,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而对于更多的朋友,我也只会“不上心”地说一句,“写得挺好的!”如果我是编辑,我说挺好,我就要负责发表,你都说好了,为什么不能发表?但我不是编辑,我的观点是不含有责任成份的。

既然只是说说而己,当然挑好听的说。

我想,道理,是你懂的!

这,也许是蛮悲哀的。

人丑还颜控,钱少还任性。这些现象每天都出现在大家身边,但我想,没有人会对当事人说这句话。没有办法,苦口良药,诤言刺耳。

就像那个短剧《精彩极了和糟糕透了》,除了父亲,没有人会在那种场合直言你的“糟糕”,尽管那是事实存在。

 

慈母让你能走得下去,严父却可以让你走得更远。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