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荣能:浅说“老师”九月话题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2张

 

老师,古称“夫子”或“先生”等。第一个用"先生"称呼老师的,始见于《礼记.曲礼》。先生,本只用来称父亲和兄长,指的是人生最值得尊敬的人。《论语》载:"有酒食,先生馔",意思是有了酒食,要孝敬父兄。把老师称为“先生”,与“父兄”相齐,可见那时教师地位之高。儒家把尊师视为国策:“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贵师而重傅,则法度存。”儒者重师君并论,“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后来荀子把“师”纳入了“天地君亲师”系列。直指“古之圣王,未有不尊师者也”。当古代的臣子担任天子老师时,天子就不能用对待臣子的态度对待老师,而是“屈万乘之重”乖乖低头“执弟子之礼”。孟轲见了梁惠王,牛气十足地教导他如何大兴“王道”,接着指斥梁惠王,未能尽君主职守,致使百姓饿死,就如同拿着兵器杀了人,却说是兵器杀人,不是我杀的。文中孟子的师者风度让人敬佩,但那梁惠王的君王心胸以及当时社会的开明程度足以让人震惊。魏晋至唐初,三百年间重教风气凋落。柳宗元说“由魏晋以下,人亦不事师,今之世不闻有师,有辄哗笑之,以为狂人。”因为魏晋取士制度是“举贤不出世族,用法不及权贵”,官场是“接班”制度,寒门知识分子没有出路。老师无足轻重,这确实是中华文明一段黑暗期。尊师时代,历代才气纵横的大家,四方之士皆来求教,学生视师如父,“程门立雪”即为其中经典。老师死后,弟子要服丧三年。孔子卒后六年,弟子子贡依然守坟不移。朱熹死后,弟子会葬者千人之多。“言而不称师谓之畔(叛),教而不称师谓之倍(背)”不尊敬老师就是背叛,明君不会接纳你,你在社会没有立身之地。

 

 图片 第3张

 

那时所谓的“师”,并不是单一的指学堂之中教授学业的人。“术业有专攻”,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能成为老师,这个传统也被今天承续。儒家认为“朝闻道,夕死可矣”;人要“见贤则思齐”一辈子学习。孔子就曾向老聃问礼,向苌弘访乐,向郯子学官,向师襄习琴。话说回来,古时尊师,受尊敬的只是那些“一代宗师”“天子之师”,和孔孟等“万世师表”,他们是人类精神的顶层设计者。但不论是统治阶级内部,还是在读书自己心中,并不是尊崇所有老师。对于老师的定义,韩愈的“传道、受业、解惑”之论是没人逾越的权威论说。就连韩愈也对只教句读,不能传道、解惑的“童子之师”,就是那些教书匠,也大为贬斥“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后代流传的《老先生讨学俸》就是“童子之师”等下层寒士温饱难安,人格不完的实况。其实非独中国,在国外,这类只能照本宣科的老师地位一样低下,就连古希腊这样的文化之邦,也把这些底层老师称为“教仆”,虽教孩子文化,但身份依然为奴,随时可以贴上标签到市场拍卖。无论中外,教师光靠拾人牙慧,重复前人的“道”别人的“业”,没有自己的学术,旗子再鲜亮,也永远没有真正的尊重。韩愈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曾国蕃《求阙斋读书录》解读为:传道谓修己治人之道,授业为古文六艺之业,解惑为解此二者之惑。这算是简洁而经典的解说。对于老师而言,传道是第一位的,授业次之,解惑再次之。曾国藩认为,所谓传道。就是传儒家“修己治人”之道。“尊师重道”既是要求学生怎么去做,也要求老师既“传道”也要践行“道”。言传身教,立己达人。所谓授业。是要学生掌握生存方法,来实现自我价值。授业是传授学生从业的技能,生存之道。韩愈并没有唱高调,说读书只为理想不为就业。一个人衣食不周,一切追求肯定难以存在。所谓解惑。就是解“道”之惑,解“业”之惑。人非生而知之,谁能无惑?连孔子也要向老聃问礼。当然对“传道受业解惑”的解读,不必视曾氏为独尊。随着时代的进步,它的内涵也需要有新的诠释。

 

 图片 第4张

 

教育目的一直存在争议:读书到底是为了物欲还是追求精神。与今人不同的是,古人重在得道与解惑,强调读书是解决人生方向问题,重在人要活的明白,知识教学应该排在教育之末。今天的教育主要是看成绩,重在所得,而且是立竿见影的得到。当然教育不能排除功利:物质不能自立的教师,不可能教出品格健全的青年;学子学而有成,肯定包括对物质的追求。但教育的精神层面绝不可淡化,老师必须为孩子拨亮心灯,温润其德,才能消除人性戾气,和谐社会。如果老师不传道,不塑造正确的社会价值观,社会就没有文化认同感。这次香港暴乱背后的原因,就是由青年对中华历史文化的隔阂造成的。人没有文化和感情认同,选择的只会是功利和政治;没有文化认同就会成为空心人。唯一能填补他空虚内心的就是金钱和欲望。空心人不讲社会抱负,只讲个人的幸福感,视名利大于一切。                           “传道”不可少,但“道”如何传在今天需要改进。今天的老师不能以“闻道在先”而居高临下,而要“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地去熏陶学生,而不是强加。其实好的教育就是渡化学生,却不要学生谦恭盲从。《论语》的《侍坐》里,孔子讲学,他要学生各言其志,不要因为老师是权威而不敢说话。即使学生的观点与师长不一致,孔子也说:何妨呢,各言志向罢了。讲席前曾皙竟可鼓瑟,可见孔夫子课堂的“民主”包容。特级教师于永正也说,不像老师的老师才是最好的老师。“业”也不是老师课堂能授的。课堂只是传递科学的分析,创造接受的体验。成功的课堂重点在于给孩子们提供更多的学科经验。可悲的是今天的教学主要就是教“刷卷”。我们当然不能盲目否定考试和刷卷,刷题可以加深知识理解,提供较为可靠的度量学生接受知识的标尺。但刷卷绝不是教学的主体,优秀也绝对不是“刷”出来的。试想霍金21岁就得了渐冻症,失去了写字能力,他只能在脑里形成各种不同的心智图案与心智方程来思考物理问题。霍金一生几乎没机会去刷题,不也成就了他是举世公认的科学大家?成功的教育是博学、思考、明辨和实践。这方面我们的确做的太差了,但这个锅不能由老师“背”。有些“惑”也不是靠老师来解的。“惑”只能用思考和尝试来解决。教师只能激发学生体验的动力,不能直接给结论,只能指引学生慢慢地品味“惑”,面对“惑”。可是当下的教育和考试,硬是逼着老师要给出明确的“答案”,否则教学就不能完成。其实很多“惑”的答案不止一个,老师目前解的,未必就对;假如给了答案,反而限制了孩子思维。人需要在宽博的基础上储备知识,才能建立今后的专业,所以“圣人无常师”。毋庸讳言,当今的基层老师是委屈的。发生问题,舆论几乎一边倒把矛头对准老师。教育主管的“自由裁量权”无限消解法制尊严,任意践踏老师人格。刚发生的山东五莲二中杨守梅老师的风波,如果不是教体局过分的追加惩处引起舆论风波,引发央视名嘴直接干预,导致《人民日报》发文置评,哪有今天的结果。要知道,杨老师的幸运是多少老师丢尽尊严,甚至殒命讲台而换来的一点安慰。

 

话说回来,既然当了老师,还是要尊重老师的工作属性,承担使命是一名教育者的天职。民国学者陶行知留美归来,本可以西装革履穿梭于上流社会。可他望着以农立国的中华,国民十之八九生活乡下,他知道只有农村教育改善了,中国才有希望。于是他辞掉教授,住到牛棚,在桑丘原野,望穹庐天宇,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他要为中国培养一百万农村教师。这该是怎样的人格光芒!先生的浩然之气,一生温润中华。也许我们做不到陶公“世范”千古,但仰望先辈,步其后尘还是必须的。老师的身份标识除了建构自己人格之外,首要的就是博学。钱复先生是名师典范,极受推重,就是因为他学问精纯,思想疏通知远,文理密察,以细针密缕的功夫,作平正笃实的文章。  余英时认为,钱复能择善固执,坚持自己的路向。是抉发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治学宗主,生平著述之富及所涉方面之广,近世罕见其匹。近来网传一句“中国的孩子正在有一群不读书的老师和家长带着走在危险的路上”并非危言耸听。老师的学问不只是讲试卷,更不是为自己评职称,谋光鲜写所谓的“论文”!老师的第二个职责,应该是“会发现”。天才音乐家肖邦,4岁时偶然碰到钢琴,展示了天份。父亲让他学了音乐,8岁一举成名。当然这只是偶然的发现,今天的老师就是要尽量地创造可以多一些发现的机会,给孩子舞台。没有及时的发现,如果让肖邦像我们的学生一样只有文化课考试,他能成为艺术大师吗?作为老师,我们改变不了今天的教育,也改不了社会盲目的风向,但还是不能放弃发现天才的职能!尽力而为,遵从良心,少随大流。“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不顾流俗的韩愈精神,值得提倡。坚守良知,哪怕会“群怪聚骂,指目牵引”!教书育人要因材施教,虽为陈言不新,却是至理!孔夫子因材施教的本义,是给不同天资个性的学生授不同的业,学不同的事务。今天的学校教育也讲因材施教,却是按成绩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分开教不同难度的相同内容,全然是狭隘的理解。当下因材施教的“材”,包括孩子,还包括孩子的家长。我们教育的内涵已跨越了校园,家长也是教育的对象,老师只能和家长学生平等地做朋友,鼓励他们,理解他们,与他们沟通,相切相磋。因材施教,师严之在慎,戒之在惰。《三字经》云:教不严,师之惰。对自己懒惰,对学生懒惰,是为师之忌。老师无非就是用自己有限的能力,帮助学生找到一个他想仰望的高山。教师的职责还在于“唤醒”。“唤醒”的内容,一是唤醒智慧,二是唤醒良知。不必讳言,孩子之间有接受的差距,有品格的区别;老师的眼里确实有高有低,有榆木疙瘩,也有精明的开悟者。因此,教育者有一项使命——唤醒;而唤醒的本质,首先自我唤醒。 就是人们常说的做到“爱生如子”。也许今天你眼里的“虫”,却是人家几代人眼里的“龙”。培养英才老师要才华,培养庸才更见老师品质。老师要是有理想有正能量的人,因为学校,就是一个梦想剧场。教育的最高的价值是追求真理。哈佛校训是“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耶鲁校训是“真理与光明”。武汉大学前校长刘道玉就是这种理想的化身。所以人们说武大有三宝:樱花、老图书馆、刘道玉。在樱园咖啡厅,刘道玉的著作《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被摆放在最显著的位置。为什么他备受尊崇?因为他爱学生,他爱真理。武大学生,作家野夫蒙冤在武汉坐牢,刘校长亲自带学生前去探视,一个大学校长亲自去看一个罪犯学生,该有多大的勇气担当。

 

 

2017年,清华大学举行百年校庆,遍邀杰出校友,特别是政界官员。刘道玉亲自致信清华,忠言逆耳,他比较了同时正在举行校庆的美国麻省理工。麻省理工这个先后诞生了76个诺贝尔奖的世界“理工科之王”,却在校庆宣布:在持续150天的校庆中,麻省不但要向以往的成就和贡献者致敬,还将举行严肃的反思活动,反思我们存在的最紧迫的问题。刘道玉指出,百年清华,需要行健不息。清华迷信权力,崇拜权力,没有“严肃的反思”,这就是清华大学与麻省理工间在境界上的巨大差距。人的独立,人格才是至高无上,刘道玉做到了。“老师”的话题极为宏大,不是我,也不是一篇浅文之所能及,是以“浅说”。

 图片 第5张

 图片 第6张

 图片 第7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