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娟:那河,那船山乡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2张

 

一杯香茗,一卷书,偷得半日闲散!这午后的时光,就决定这样打发了。

蹑手蹑脚走进书房,生怕惊动了聚精会神的小冉。打开书柜,不经意地抽出一本书,便又悄悄的退了出来。

坐在阳台上,翻开书,才发现这是一本尘封已久的《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记得这是我读师范的时候,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学习用书。时隔二十多年,封面已经褪色,书页仍完好如初。页面上还密密麻麻的留下我学习时批注的痕迹。翻阅几页,目光还是留在了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在深深浅浅的阅读中,那优美的文字如清澈的溪流流淌于我的心田,也不知陶醉过我多少回。我喜欢天真可爱的翠翠,勤劳朴实的船夫,还有那豁达的天堡,聪慧的滩送。他们在清新秀丽的边城小镇上演绎着人间的真、善、美。想到又可以在这个澄澈纯净的境界中沉醉一回,心中竟按捺不住那一丝的激动。

 

 

“管理这渡船的,便是住在塔下的那个老人,活了七十年,从二十岁起便守在小溪边,五十年来不知把船来去渡了多少人......他最好的朋友便是这条渡船和一只黄狗,唯一的亲人便只那个女孩子......”

清澈的小溪、善良的船夫竟是如此的亲切温暖!老人是翠翠的守护神。对孙女,他倾注身心、亲情无限。他一辈子守在渡船上,乐善好施、恪尽本分,在他的身上绽放出的是边城水乡那亘古而又淳朴的人性之美......

读着读着,那嘎吱的桨声、清粼粼的水声牵动着我的情思,思绪穿越时空,飘飘悠悠,飞进了梦中永恒的那河,那船。

 

 图片 第3张老师接我过渡来

 

在那遥远的依山傍水的小山村里,有一条清粼粼的小河,叫舞旗河,小河横卧在山谷之中,犹如一面舞动的旗子。大山脚下的沿河两岸住着几十户人家。我家就住在河的东岸,河的西岸有几排青砖黛瓦的老房子,那就是我们的学校。河两岸方圆十里只有一个摆渡人,姓陈,村里人都叫他“陈舵主”。那时的陈舵主不到五十岁,矮矮的个子,微胖的身子,黝黑的肌肤。稀疏的“地中海”式的头发,似乎又为他增添了几分沧桑之感。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听,河中心的小船里又飘来了阵阵的黄梅歌声。那是我们的陈舵主在纵情高歌呢!不一会,船靠岸了,陈舵主手提铁锚一个健步,跨上岸来。我们一一的向他问好。见我们这般的乖巧,陈舵主总会裂开大嘴,乐个不停。笑过后,又将这些放学的娃依次引进船舱。“开船喽!”陈舵主一声令下,我们立马老老实实地坐好。只见他两手握紧双桨,左一下,右一下,仅三两下,船就掉头前行了。那双桨划过的水面,溅起洁白的浪花,美丽极了。微风拂面、碧波荡漾。小船随着那嘎吱嘎吱的旋律如同一条斑斓的小鱼在河里畅快的前行。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瞧,我们的陈舵主仰起头,又向着那蓝天碧水亮开了嗓子。哪怕那调子跑到天上,钻进水里,他也不管。船里的男孩也调皮的跟着对道“绿水青山带笑颜……”,女孩子们则捂着嘴偷偷地乐着。

那歌声,那笑声在山谷里久久地回荡……

 

 图片 第4张送渡

 

别看陈舵主对我们很友善,遇到小伙伴们有“不法”的行为,却也毫不留情。

那天下午放学后,陈舵主向往常一样,将我们送过对岸。

傍晚的小河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顽皮的小鱼时不时跳出水面,一睹这迷人的风景。我和两个小伙伴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相视诡秘地的一笑,“走,咱们抓鱼去!”

于是,我们乘着陈舵主划船接人的时候,偷偷地溜到了渡口的下游。我们脱掉鞋子,挽起裤腿,淌下了水。

“哇!好凉快”,我们兴奋地直叫。

翻螃蟹,抓小鱼。我们几个玩得正起劲,下了船的小伙伴突然大叫:“不好了,陈舵主来了!”我们扭过头一看,只见陈舵主手持一杆长竹篙,正向我们飞奔而来。“小黄毛丫头,也竟敢玩水,吃我一棒”陈舵主厉声喝道。说着便使出全身力气,将竹篙抡到半空中。见这架势,我们早已魂飞魄散,慌乱地拎起鞋子,一溜烟跑掉了。

陈舵主的功夫实在了得。从那以后,小伙伴们再也不敢偷偷的下河玩水、捉鱼了。

听乡邻们说,陈舵主曾经有一个小女儿,不幸的是在四岁的时候就夭折了。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有两个外乡人急着要过河。陈舵主要女儿独自留在家中,便匆匆的出门。不想女儿也偷偷的追赶到河边。回船时,发现女儿在河边已经淹死了。陈舵主悲痛欲绝。整整三天,不吃也不喝。三天之后,他又出现在那条船上,只是憔悴了许多。

 

 

寒来暑往,年复一年,陈舵主依旧每天按时摆渡,接送来来往往的路人和学生。送走了一拨,又迎来了一拨,迎来了一拨,又送走了一拨。家乡的孩子们读完小学、初中以后,就很少坐这船了。他们要去城里读高中,上大学,越走越远了。

远方的游子呀,当你们学有所得、事业有成之时,可曾忆起家乡那个为你们扬帆护航的陈舵主吗?

我的耳畔似乎又响起了那嘎吱嘎吱的划桨声,清粼粼的水声,还有那永不着调的黄梅歌声——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滴滴......” 一阵阵刺耳的鸣笛扰乱了我的思绪。我起身来到窗前,夜暮渐渐降临,城市的夜晚依然很喧闹。大街小巷车水马龙、灯火通明。人行道上你来我往,行色匆匆......

“妈,我作业写完了!”书房传来儿子的声音。

“噢!”我回应了一声。

“那我们明天还去淠阳湖公园玩吗?”

“不,我们不去了”

“明天咱们回乡下的姥姥家。去看看故乡的那河!那船!!”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