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春:静待春来-短文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2张

案头的水仙擎着一朵朵小花,幽幽的清香弥漫在室内。扑天盖地的疫情消息让人心神不宁,这朵朵小花或许让人尚感生机的振奋。本不是手机控却不时地关注疫情,期待一个又一个节点,用心聆听春来的声音。

最初零星知道疫情是来自几个交流群转发的相关链接,那时只觉得疫情离我们很遥远,照样准备着年货,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假期。越来越多的外地返乡人涌向镇上的集市,买的,卖的,处处洋溢着过年的气氛。

元月19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截止元月17日24日,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62例。看到通报,我只淡淡的与家人谈起,并没太在意,更没想到后来会日益严重。20日夜看到别人转发的当晚央视13频道的《新闻1+1》,甚是震惊。第二天,满网络的有关钟南山的访谈,人传人的消息。但,这只是网络上的紧张气氛。21日是年二十七,是农村集市逢集的日子,街边道路停满了汽车,来自各地的车牌显示着在外成功的返乡者的喜悦。本打算去街上购年货的我,望着人流兴叹,我不能再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去。

 

 图片 第3张

 

元月20日,全国确诊291例,包括湖北、北京、广东、上海。到了23日,确诊病例830例,已涉及29个省(区、市)。确诊病例一天天上升,范围一天天扩大,而赶年集的人却愈来愈多。我告诉孩子一定不要逛街,一定不要去赶热闹!23日10时,武汉封城。同日,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这一日,我接到好几个提醒电话:人多,不要上街,注意戴好口罩,你与别人不同最好戴两层,最好不要出门。24日,大年三十,在没有禁放的镇上,烟花爆竹带来浓浓的喜庆。人们虽然闲谈着疫情,但活动仍同往日一般,丝毫没有病毒来袭的警觉。

元月25日,随着疫情发展,提倡少出门,不走亲访友。朋友圈里都在发聚会、家庭聚餐取消、婚礼推迟的消息。我们姊妹商议去父亲家拜年的活动取消,因为坐公交车很危险,尤其我最不易外出。这件事由我向父亲打电话列条说明,父亲说不来就不来,理解。放下电话,隐隐觉得父亲有些失落,因为这个时候人们都还没有不走亲戚的打算。

年初二下起了雪,大朵的雪花落地即逝,没有了往日飘雪带来的喜悦,过年的气氛如同这天气,冷冷清清。既然不去父亲那,我决定傍晚带孩子搭便车从老家回,孩子爸则留下来陪老人。带着大包小包的用品,冒着雪,6点多钟到家。7点钟看到通知:按紧急会议要求,所有人员取消放假,正常上班。我一时发愣:怎么想起回来的呀?发愣的不仅仅是要去上班,最近几天老担心这次疫情会不会像2003年那样全民动员,现在,确实发生了。没有多想,没有多问,通知便是命令,即便身体不宜也没理由落下。担心第二天会结冰路滑,孩子爸从老家开车来接,又带回大包小包。回到老家已夜里10:30,又困又冷。天空依旧飘着大雪,心里祈愿一夜大雪将灾难覆盖将病毒掩埋。第二日,雪停了,并没积雪。去单位没见有人甚是疑惑,后来询问才知:特殊岗位的人到一线防控,没事的可以回。我又自语道:唉,怎么想起回来的呀。

 

 图片 第4张

 

年初三开始,各个村庄、小区开始实行道路管控、人员管控。我们家挨个电话通知了亲戚不再走动。本地人渐渐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人们大都不再走亲访友,很多人也都戴上口罩。后来看到本地通报的病例多是拜年聚集引起的,甚是奇怪,怎么就不敬畏生命呢。其实,做好防护是对自己对家庭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

偏偏这个时候家里两个感冒发烧的,两个被染咳嗽的,幸好我们都没到外面走动,心里一半安稳又一半揪着。不适应老家处处透着凉气的居住环境,盼着尽快都好起来回到自己家中。每日监测孩子体温到凌晨,为缓解咳嗽则不停喝水,疫情带来的恐惧感时时困扰着我们。发热、打喷嚏、咳嗽,新闻看的多,普通感冒也让人倍感紧张。有那么一瞬我想得多竟感到眩晕,扶了台案定定神,告诉自己别神经兮兮,没事没事的。盼着都尽快好起来,除了吃饭,我们时时戴着口罩,害怕相互间传染感冒,疫情让人变得小心翼翼。直到年初五,我们都彻底好清,全家才回到自己家中。

24日安徽省启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国务院办公厅元月26日发布延长春节假期的通知。截止27日全国确诊病例4515例。截止25日淮南首次确诊病例1例。截止29日凤台县首次确诊病例2例。疫情范围一步步蔓延,一步步向我们逼近,每一条消息都在告诉我们疫情的严峻形式。战“疫”在进行,全民在抗战。一个个镜头,一句句壮语,一腔腔热血,逆行的身影激起千千万万个志愿者的战斗意志。在医务一线,在防控一线,每一个身影都值得敬佩与尊敬。而我的体质在这场战“疫”中连当一个志愿者都不合格,只能听命令不出门。常常禁不住热泪盈眶,为着那一线医护人员的战斗,为着那寒冷风雪防控前沿的艰守,更为着那逝去的生命破碎的家庭在冬日里的悲恸。我,只能远远地静待春来。

 

 图片 第5张

 

2月2日下午收到通知,明天假期结束,所有人员回到工作岗位。我为难:公交车、班车都停运,怎么办?终于联系到3日早晨的顺风车,收拾了生活用品,准备接下来一周自己在老家度过。3日到了单位,被告知:不考勤。一部分人员奋战在防控一线,我不好去问:不考勤是不是就不用上班?后来得知,前一晚10点多又发一条飞信通知:所有人在家,等候通知。我没加入飞信群没有接到通知。每次都觉得既不能到防控一线去也该安守岗位,所以只要接到通知就急急赶回。回,又成难题,打无数次出租车公司电话,坐立不安等待回复,终无果。一遍遍被家人警告:即便有出租车,你还敢坐吗。无奈,傍晚专门找辆车送回。疫情带来的不便在我们这里都深刻体会,那些生活在疫区的人们该是如何度日,真让人难以想像。

庚子年的春节沉寂无声,冬的日子因疫情漫长而深刻。盼着有一天确诊病例数不再变化,人们打开门沐浴在春光里。那些为了守护生命的生命就是一声声春雷,每一个安守家中的人就是一株株盼生的春草,待春来,春色满人间。

 图片 第6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