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松:说声对不起,叙事散文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2张

 

昨天夜里,我梦见了二十多年前我家养的一条狗,它的名字叫雪虎。既然它重回我的梦里,说明还心有所念。对于雪虎,我还欠着三声道歉!

第一次歉意,发生在我当兵探家之时。探家之前,与家人的通信中,我知道了家里养了一只纯白色的矮腿小狮子狗,它是我当兵走没几天父亲的一个朋友送到我家的。

哥哥寄给我的信封里夹带了一张它的相片,通体雪白的长毛,光滑而鲜亮,两只三角形的耳朵,很卡通地竖立着,一对圆溜溜水汪汪的眼睛,透着灵性,眼睫毛长长的,黑黑地鼻头,圆润光滑,小尾巴骄傲地挺立着,四条小短腿,支撑它这样的身型恰到好处,只是牙齿有点凸起。那时还没流行戴牙套,如若现今戴个牙套整整型,决对百分百地完美,标准的白富帅。

探家时,为了给家人们一个惊喜,我悄悄地背着行囊,坐了二天三夜的火车,又转乘了二次客车,终于在第三天一大早,回到了离开一年半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家。

下了车,我一路奔跑, 当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出现在我眼前时,我收住了脚步,深呼吸了几下,幻想着家人看到我时惊讶的样子!

 

 图片 第3张

 

我快步走向大门。大门虚掩着,我刚推开门,一条白影飞了过来。我急忙一闪身,白影穿了出去,我才看清是雪虎来了。雪虎扑了个空,回头朝我狂叫起来,我一边后退朝屋走,一边用行囊阻挡雪虎的恐吓。我叫了声雪虎,这家伙愣了一下,心想:“我又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叫雪虎的,陌生人真没礼貌,不经过主人同意,怎么能随便进入院子?”

我当时可没那么想,自认为己经很熟的雪虎,在部队经常拿着它的相片看。怎么对自家人那么凶,我一来气飞起一脚,用在部队踢的标准正步踢了雪虎一脚,没想到力道那么大,直接把雪虎踢飞了出去。雪虎的一声惨叫,正赶上母亲从房屋出来,母亲一眼瞧见了我,惊呆的瞪大了眼睛!雪虎看见了主人出来了,片刻长了势气,忍着疼痛又朝着我吼叫。

母亲挥舞着拳头,冲着雪虎大声吼道:“这是咱自家人,你这个畜牲还在乱叫!”雪虎被母亲一顿骂,似乎明白了,夹着尾巴走出了大门。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雪虎悄悄地回来了,它像做错的孩子,耷拉着脑袋,悄悄地朝着欢声笑语的堂屋靠近。我叫了声雪虎,弯腰去摸它的脑袋,它用眼睛斜瞟了一眼我的母亲,看见母亲没有生气的样子,一下子活跃起来,用舌头添我的手,尾巴也摇开了花。我不得不感叹雪虎的接受能力。

我在家呆的十几天,只要我在,雪虎都会寸不不离地跟前跟后,偶尔出去办个事和同学们吃个饭从外面回来,雪虎早己等在大门之外。

回部队走的那天,雪虎跟着家人一直把我送到车站,我一直为我踢了它一脚而后悔,却没能跟它说声“对不起”!

一转眼我己退伍十年有余,雪虎也由风华少狗褪变成耄耋老狗。原本光滑靓丽的身段也失去了光泽,有些地方的毛己经球在了一起,一付老态龙钟的样子,胡子、眉毛也脏兮兮,动作也不再灵巧,甚至迟缓。它的这种样子自然也得不到家人的关注,以往那种三天两头的洗澡己取消。己经记不得上一次给它洗澡是什么时间了,经常看到雪虎坐在地上,不停地用爪子挠身上每一个地方,见到有依靠的东西也会用身体去磨蹭。

有那么几天,己经五岁的儿子身上去出现了多处红点,最初家人并没太在意,可孩子身上的红点越来越多,才觉察不对,我夫妻俩个赶紧骑上车带上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给出的诊断结果跳蚤的叮咬。可想来想去家里每天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何来跳蚤?

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每天不停抓挠的雪虎,急不可待地赶回家放下老婆孩子,停了车,抓住雪虎,掀开厚厚的脏兮兮已经变成灰白的毛,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我掀起的地方都能看见四处逃窜的跳蚤。可怜的雪虎每天饱受着无数个寄生在身上吸血鬼的撕咬,我的心仿佛被重锤重重地击打了一下,呼吸变得困难。

我迅速地跑到街上,买了一瓶敌敌畏,找了个破洗衣盆,倒进热水冷水,抓住雪虎用一条旧毛巾把它的嘴巴包住,此刻,雪虎的眼神里糅合着感激。

当我看见水盆里飘着无数个跳蚤的尸体时,有一种揪心的痛。我却没有对它说声“对不起”!

 

 图片 第4张

 

洗过的雪虎,有了短暂光亮的焕发之躯,可到了迟暮边缘,雪虎牙也掉光,眼睛几乎失明,听力丧失无几,走起路来蹒跚吃力。雪虎此后几乎一直躺在堂屋外走廊上,很少走动了。有一天中午,我们吃午饭的时候,雪虎挣扎着从堂屋外走廊上爬了起来,走到堂屋门口看了一眼,摇摇晃晃地朝大门外走去……

家人看着雪虎朝外走去,并没感到异常,只认为它出门走动走动而己。

晚上下班,就听到母亲在念叨着:“雪虎从中午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我开始在家四周拼命地叫着雪虎的名字,寻找每一个地方。陆陆续续回来的家人也都着急地开始寻找,就连儿子也拉着他妈妈的手,一边哭一边喊叫着雪虎的名字。我们等于地毯似搜索,最终也没能找到那条在我们家生活了十五年之久、非常通人性的雪虎。

十五年,我家早己把雪虎看做家庭成员了,它的离开,让我们难以接受,而且是一种不告而别的离开,更难以接受。

我们与雪虎相处了那么久,最终也没看懂它那最后一瞥是伤感的生死离别……

我没能让雪虎入土为安而向它再次说声“对不起”!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她不热发表,更多精彩下载体验。